微软、思科背后的云服务商,卓朗科技85后CEO张坤宇这样与巨头过招

傅碧霄傅碧霄
3 96733
发布时间:2016-11-23 11:44:27

这位双鱼座理科男即使是在高强度的工作状态下,依然保持着每周两三本书的阅读频率。他自建了一座藏书超3万册的个人图书馆,其中22000册他都深读过。

这位双鱼座理科男即使是在高强度的工作状态下,依然保持着每周两三本书的阅读频率。他自建了一座藏书超3万册的个人图书馆,其中22000册他都深读过。

 

“这个世界上就是有一些人天生爱冒险,总想干点不一样的事儿。”卓朗科技CEO张坤宇这样说自己。


不过,把如此天马行空的自我评价和眼前这位平头、眼镜、笑容憨态可掬的85后理工男联系起来,还是不太容易。上周五,野马财经在北京通州的一间艺术画廊见到了这位来自天津的创业者。


卓朗科技成立已有7年,是大型企业云服务商以及微软、思科等世界500强公司在国内最大的云服务合作伙伴,如今正在与A股上市公司天津松江(600225)进行重组。重组完成后,卓朗科技即成为天津松江的第二大股东,从而实现间接上市。

 

巨头争霸的云计算市场,留给创业公司多少空间?


据统计,2015 年全球云计算产业规模为1750 亿美元,预计到2019 年云计算产业规模将高达3150亿美元。云计算正处于爆发式增长阶段,越来越多的后进者渴望在红利期分一杯羹。


而已在云中深耕多年的张坤宇却感叹“男怕入错行。”——云计算的技术门槛不高,但一家公司想要真正杀出来更不容易。除了技术实力,还要看是否有足够的自有资金实力和强大的资源聚合能力。


所以,云计算行业的硬仗刚刚打响,就似乎已注定将是亚马逊、阿里、金山等巨头的天下,做基础服务的创业公司更是少之又少。


卓朗科技这样的第三方服务商如何突围呢?对此,张坤宇认为,云计算的市场很大,而且也比较负责,企业需要的服务也是多元化的,卓朗与巨头的关系,不是竞争,而是互补。“我们的核心竞争力在于操作系统这一层的软件。”张坤宇这样说道。


与思科的合作经历也比较有趣,“我一直觉得思科的产品很酷,”从一个极客的视角,张坤宇这样定义他所说的酷:“比如思科的移动电话就要比一般的电话更有设计感。”刚开始创业的时候,张坤宇就想为公司采购思科的产品,却只能通过400 客服电话与对方联系,并得到了“卓朗公司规模太小,不适合使用思科产品”的回复。


三年后,在一个展会上,张坤宇遇到了思科公司,此时卓朗已经投建了数个大型数据中心,早已不再是一个“小公司”了。张坤宇与思科相关负责人聊起了当初遭拒的经历,对方歉意地表示客户当然不能分大小,应一视同仁提供服务。后来,卓朗就成了思科在华北区最大的合作伙伴。


然而,从不起眼的小公司一点一点成长为国际巨头合作伙伴的过程中,卓朗也走过了非常艰难的一段路。

 

天津卓朗科技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张坤宇



第一个数据中心一拖就是两年,差点把他拖垮


卓朗科技提供的是完整的云服务,从基础云做到具体的SaaS应用,喜欢冒险的张坤宇选择了一种最重的模式。


“我们花钱买地,盖厂房买设备,建数据中心,自己写软件,最后为客户提供服务。”张坤宇说道。和近年来兴起的大多数轻资产的云计算公司不同,卓朗的业务包括投资、建设、运营、增值服务四部分。


目前,除运营商、BAT之外,国内像卓朗科技这种做大规模数据中心的第三方公司总共也就只有三四家。


而张坤宇的第一个数据中心建得很不顺利。


“一开始我们发展得很快,大家挣了很多钱,就自投两亿资金建了第一个数据中心。但我们当时就是几个创业不久的大学生,脑子一热贸然进入了买地、搞建设这个领域,完全不具备专业知识。巨大的资金投入后,无法开工,因为规划、建设手续这些都是非常复杂的,于是一拖就是两年,现金流也特别紧张。”张坤宇回忆起2013、2014 年这段最艰难的时期,当时的情景历历在目。


后来还比较幸运,随着国家对“双创”的鼓励,出台了一系列利好的政策,卓朗也招到了专门负责这方面业务的副总裁,于是终于解决了工程的前期问题,项目也得以启动。


据张坤宇介绍,建立一个4000基类(程序猿专用名词)的数据中心需要投入12-15亿人民币,卓朗科技未来计划建设8~10个云计算数据中心,为云生态环境的建设奠定基础。


 

天津卓朗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管理团队


直到前不久,家人才不再反对他创业的决定


卓朗科技最初的主业并不是云计算。在大学里读材料物理专业的张坤宇毕业后研发了一个面向材料加工企业的应用软件,“国外的这款软件价格要一百多万,我们的产品价格只有国外的十分之一。”于是,张坤宇赢得了第一个客户。


看似顺利的事业开端却遭到了家人的全力反对。当时是2009年,创业的热潮远还没有兴起,而且大学刚刚毕业的张坤宇已经被日本的一家研究机构录取,原计划春季就要出国去留学深造。


也正是在夏天毕业到春天开学之间的这几个月,有了一段空档时间,“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干脆就自己干点事儿。”


谁知这点事儿干着干着很快有了起色,张坤宇和自己的同学、朋友合伙创办了卓朗科技,从产品到客户,到第一桶金都还比较顺利。随着模式的成熟和团队的壮大,张坤宇渐渐觉得“这个企业继续做下去要比出国读书更好,于是就坚持下来了。”


但是家人依然反对,“他们觉得我完全没必要走这条路,父母都是很传统的人,他们希望我上一个正常的班,过普通的生活,不用活得这么辛苦。但我还是一个主意比较正的人,我认准的事情,就会坚持做下去。直到最近的一两年,家人才算基本上理解了我这个决定。”


几年前的云计算,远没有现在这么火热。但当时张坤宇就坚信云计算有大市场,是未来的一个趋势,并将公司的主业转到这一方向上来。他说自己做出这个决定靠的是直觉。


敏锐的直觉来自于他平时广泛的兴趣爱好和触类旁通的思维方式,击剑、画画、阅读……这位双鱼座男即使是在现在这种高强度的工作状态下,依然保持着每周两三本书的阅读频率。张坤宇自建了一座藏书超3万册的个人图书馆,其中22000册他都深读过。从历史书,到历史人物日记,再到《时尚通史》这种专门的文化研究,张坤宇的阅读选择不拘一格。


这位外表严谨的CEO今年才刚刚30岁,而年轻的卓朗科技走向资本市场后,也将拥有更具想象力的空间。

点赞

收藏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3条评论

    暂时没有人评论

热门报道

热门作者